河套酒文化 首页> 河套文化> 河套酒文化>正文

上酒摊子

郎有存

人生活在这个五彩斑斓的社会,应酬是难免的。应该说上酒摊子是件美差,酒摊子多,至少说明一个人朋友多、应酬多,被人邀请,得人抬举,受人尊敬。但如果酒摊子过多,会让我们应接不暇,主要是让身体吃不消,过犹则不及,过多的酒摊子也会成为一种生活负担。
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人们的生活还比较贫困,别说喝酒了,就连解决温饱也是大问题。那时大部分人不喝酒,只有富裕的人或者好饮者的才喝点酒。还有个别吃香的职业,如司机、大夫等,走到哪里,主家总要上点酒招待。由于酒贵巴巴的,人们也只有逢年过节、上事宴喝点酒。那时人们不舍得用粮食酿酒,酒的产量少,也不好买,得找关系托人开票买酒。在那个缺衣少吃、物质匮乏的年代,用烧酒招待客人算是一种最高礼节,上酒摊子不仅是一种享受和荣耀,简直是一种奢侈。由于酒少人多,大多时候喝的没酒了,因此喝醉的人也少见。

进入八九十年代,随着经济社会发展,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步提高。那时便兴起操办红白事宴,人们普遍在农村家里办事宴,主要请的是老娘、舅舅、姨姨、爹爹、姑姑、叔叔等直系亲属,简简单单摆上几桌席,调几个凉菜,做点硬四盘,喝几瓶酒,就图个喜庆吉利。河套人生活富裕后,舍得在吃喝上花钱,体现在操办婚丧嫁娶、红白喜事上。如果说,八九十年代河套人办事宴正是起步初级阶段,那么现在的办事宴规模档次越来越高演绎到了繁华阶段。随着红白事宴的风靡流行、推波助澜,白酒已相当普及,高档河套酒走进寻常百姓家,而办事宴也由农村转移到城市,饭菜花样和烟酒档次节节攀升。“人民生活好转了,喝酒变成碗砍了。”酒摊子似乎一下多了起来,喝酒一下子从贫穷进入小康,人们醉卧街头现象屡见不鲜。人们坐在一起谈论的话题不外乎是昨天喝了几场,今天又有酒摊子,话语中流露出一种自豪感和优越感。

如今,上酒摊子已不是一件稀罕事儿。一来是大小事宴名目种类繁多,红白事宴、小孩圆生、老人过寿、贺大学等,这些都已成为河套地区的“人情饭”。既然接到邀请就得去,尽管我们拿出工资的一半来搭礼,觉得负担已很重,但生活在这个人情浓厚的现实社会,谁也不想置身事外,谁也是被迫去上事宴,然后再操办事宴。二来是因为人们生活更加富裕,喝酒已成为家常便饭,只要哪天想喝酒,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摆上一桌,叫上弟兄姊妹朋友喝一场。因此,现在的酒摊子愈演愈烈。

上酒摊子一般有两种情形,一种是被别人邀请,自己以客人的身份去吃请;二是自己请人,摆摊设宴款待亲朋好友。但凡上了酒摊子,名义上是吃饭,实质上是喝酒。然而在现实生活中,人们之间的社交、办事、娱乐、消遣等活动,无不与吃饭喝酒巧妙有机地联系在一起,与上酒摊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弟兄朋友时间长不见,就有人主动摆个酒摊子,以此搭建平台,联络感情;“有朋自远方来”的时候,要摆摊设宴;有事要办也往往要设酒席,用酒打开话匣子,打开局面。酒场上常说“吃谁的饭,给谁干;喝谁的酒,给谁吼。”被请的人总是对东家充满感激之情,上酒摊子“烟酒(“研究”的谐音。编者)、烟酒”,就加深了印象,沟通了感情,释放了压力,成就一些想办的事情。

还听说过一个笑话。一天,几位朋友相约喝酒。酒至半酣,突然又来了一位。此人进门即开口道:“我来迟了,自罚三杯。”喝完三杯后又说:“为了表示歉意,我再和每人划拳处理一杯酒。如何?”大家叫好。于是,开始划拳。只见来客只出宝个蛋,可谓一路“喝酒拳”,过了个“黑潼关”,又喝了不少。一圈下来,他说出去一下,便一去不回。桌上人等得不耐,便相互询问此人是谁?不料,大家都说不知。直到此时,大家才恍然大悟,原来被一个不认识的酒鬼钻了空子。

无论是贫穷还是富裕,人们在生活中总爱享受美食美酒。酒摊子之所以让人神之向往,百上不厌,就是到了酒场,不仅可以品味美味佳肴,在吃饭时喝点烧酒,能获得一种轻松和惬意。特别是酒场上敬酒时的甜言蜜语,喝得尽兴时的豪言壮语,让每个人身心愉悦,在情感上获得满足,何乐而不为?有一句经典的话说:“来了就好好享受吧!快乐抑或痛苦,成功抑或失败,我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这个世界。”劝人喝酒有千万个理由,河套地区执着的劝酒和华丽的敬酒辞似乎演绎成一种酒文化,不仅让我们觉得不可抗拒,也让来河套的外乡人感受最深。

但喝酒有个量的问题,每个人的酒量不同,各有大小。应该说喝酒要因人而宜,能者多喝。然而一旦坐在酒场,谁也不愿意多喝,基本是平均分配。除非你滴酒不沾,只要你没有酒精过敏,每个人都要推心置腹地敬酒,用华丽的言辞表扬你,用真挚的感情打动你。而最终以喝酒多少为落脚点,不喝就显得不实在,喝得少就显得感情浅。真是“感情深,一口蒙;感情浅,舔一舔。”“只要感情深,就不怕打吊针;只要感情铁,就不怕胃出血。”一场酒下来,我们为感情喝得热火朝天、豪情万丈,然而却让我们的身体东倒西歪、摇摇欲坠。

有人说:“人生如赛场,上半场按学历、权力、职位、薪金比上升;下半场以血压、血脂、血糖、尿酸、胆固醇比下降。上半场顺势而为,听命;下半场事在人为,认命。”然而在人生的上半场,我们会以“初生牛犊不怕虎,雏鹰展翅恨天低”的豪迈气概去拼搏,即便上了酒场也毫不畏惧,用一饮而尽的姿态表现自己的实在。然而身体却在不知不觉中受到酒的伤害。尽管如此,我们还得去应酬,真可谓:“不去不去又去了,不喝不喝又喝了,不多不多又多了,早上起来后悔了,晚上一叫又去了。”

从上酒摊子是一种荣耀,演变为上酒摊子是一种负担,折射出人们的生活水平步步高升。然而历经多年的“酒精考验”,也许会让我们官场得意、人生快意,但也必然会对身体造成一定损害,以致于我们在人生的下半场付出百倍努力去追求健康。为此,我们喝酒既要喝得红火潇洒,又要适可而止。“酒喝千杯还嫌少,喝酒不醉最为高。”但愿在酒摊子上要多一些感情沟通,少一些觥筹交错;多一些善解人意,少一些差强人意;多一些头脑清醒,少一些醉生梦死。

Copyright © 2014 内蒙古河套酒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■ 蒙ICP备12001901号

河套酒业全国客服热线:400-083-29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