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套酒文化 首页> 河套文化> 河套酒文化>正文

对酒当歌 人生几何

对酒当歌  人生几何

●锋雨

从1992年上班开始,接触酒已经近20年了,这20年的岁月里,自己都不知道喝下去多少酒,失了多少态,出了多少事。有太多的人,聚在酒场,散在人海,酒醒之后,茫茫然无识无相,甚至连名字都再难记起了。

开始的时候,是三五个刚参加工作的小年轻,手把一瓶“二窝头”,拍着胸脯子说着掏心窝子的话,就着简陋的小菜,仗着年少轻狂,喝完一觉到天亮,那些话早已都忘记的无影无踪了。慢慢的开始有了公务的应酬,来者都是客,全凭嘴一张,这时候才发现语言的无穷魅力,原来话可以这样说,又可以那样讲,人家讲得天花乱坠,自己说来却索然无味,人家劝酒滴水不漏,自己却只能把自己灌醉,夜深人静的时候醒来,总是一声叹息。

这么多年来,喝酒的量也在变化着,刚开始喝酒的时候,开场两碗之后,总是第一个醉倒,昏天昏地的难受,这许多年下来,虽能坚持到七八两,当时是没有醉态,但第二天才开始昏头昏脑了,难受的症状一点都没有改善。要是喝到一斤,那次日就是痛不欲生了。看着我那挣扎的摸样,家人总是唠叨着埋怨,恨我不能学得灵活点,少喝点,让自己轻松一点。但是人交往的久了,很晚的时候总会有好朋友打来电话,约出去喝酒。这样的时候,家人总是鼓动着让我拒绝,但我很清楚,在不是饭点打电话邀约喝酒的,总是有原因的,所以很多时间都会赶着去。也因此会很晚才散,在阑珊的夜色里,街头上喝醉的男人大声道别,那个时候,总是没来由的感觉空旷和寂寞。

从参加巴彦淖尔论坛的活动之后,开始接触了一群文思敏捷的好酒之友,和他们谈天说地,猜拳行令,大杯大碗,恣肆淋漓。前几日在富强兄家中,四人小酌,净波突发奇想,手捧牧子的诗卷,浅吟低唱,众人拍板相合,一群老男人突然变成大男生,欢乐得不亦乐乎。这个时候,才恍然想起那一句经典的诗: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在沉沉的夜色里,沙哑的歌声唱着陌生的词句,随着低沉的曲调慢慢流逝在岁月的长河里,才恍然明白,我们都已经老了。

Copyright © 2014 内蒙古河套酒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■ 蒙ICP备12001901号

河套酒业全国客服热线:400-083-29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