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套历史 首页> 河套文化> 河套历史>正文

秦汉时期河套地区的历史文化地位

河套地区的大部分地方,秦时属九原郡、云中郡,两汉时属朔方郡、五原郡、云中郡。秦汉时期,这一地区承载着保障国家安全和维护经济秩序的历史文化使命,为统一的汉文化的早期形成和初步发育提供了必要的条件。讨论河套文化在秦汉时期的面貌和作用,不仅对于区域文化史的研究有典型性的意义,对于深刻认识秦汉时期乃至整个中国古代我们民族文化的历史进程,也可以体现出积极的推进作用。 

一  军事争夺的焦点

  早在战国时期,河套地区就已经成为赵国、秦国和匈奴三大强势军事集团瞩目的焦点。[1]秦惠文王更元五年(前320),曾经“游之北河”。[2]赵武灵王也曾经亲临此地,并策划进而南下攻秦。[3]

  秦灭六国之后,这里成为实现大一统的秦王朝国防建设的重心地区。据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:

  三十三年(前214),发诸尝逋亡人、赘婿、贾人……,以適遣戍,西北斥逐匈奴。自榆中并河以东,属之阴山,以为四十四县,城河上为塞。又使蒙恬渡河取高阙、阳山、北假中,筑亭障以逐戎人。徙谪,实之初县。

  三十四年(前 213),適治狱吏不直者,筑长城。

  三十五年(前 212),除道,道九原抵云阳,堑山堙谷,直通之。……益发谪徙边。……使扶苏北监蒙恬于上郡。

  所谓发適戍,“西北斥逐匈奴”,“城河上为塞”,“筑亭障以逐戎人”,“筑长城”等,都指出北边防御的加强,是以我们今天所讨论的河套地区为重心的。而直道的开通,确实是连通了统治中枢地带和北部边防之要害河套地区的联系,其军事意义是明确的。[4]长城和直道构成了一个“丅”形的结构。这一结构,既有防卫意义,又有交通意义;即有军事史的意义,又有文化史的意义。这一结构的中心交点,即长城与直道的相交处,正在河套地区。

  秦始皇最后一次出巡,病逝在沙丘,载有帝王灵柩的车列经行北边,转由直道返回咸阳。推想这是秦始皇生前确定的巡行路线。车队所行,是经过河套地区的。

  《史记·匈奴列传》记载,秦末,“蒙恬死,诸侯畔秦,中国扰乱,诸秦所徙適戍边者皆复去,于是匈奴得宽,复稍度河南与中国界于故塞。”河套地区的形势发生了显著的变化。冒顿时代,“悉复收秦所使蒙恬所夺匈奴地者,与汉关故河南塞,至朝那、肤施,遂侵燕、代。是时汉兵与项羽相距,中国罢于兵革,以故冒顿得自强,控弦之士三十余万。”这一情形,直到卫青出击河南,方才得以扭转:“卫青复出云中以西至陇西,击胡之楼烦、白羊王于河南,得胡首虏数千,牛羊百余万。于是汉遂取河南地,筑朔方,复缮故秦时蒙恬所为塞,因河为固。……是岁,汉之元朔二年也。”汉军重新“因河为固”之后,朔方就成为抗击匈奴的主要基地。朔方置郡,是采用了主父偃的建议。[5]朔方城的修筑,以平陵侯苏建为总指挥。[6]

  《汉书·武帝纪》记载,汉武帝元鼎五年(前112),“匈奴入五原,杀太守。”这是匈奴再次侵入河套地区的记录。此后又有征和二年(前91),匈奴入五原,杀略吏民。征和三年(前90),匈奴入五原。

  汉武帝元封元年(前110),曾经有亲率18万骑兵巡行北边,向匈奴炫耀武力的举动。《史记·匈奴列传》:“是时天子巡边,至朔方,勒兵十八万骑以见武节。而使郭吉风告单于。”《史记·封禅书》:“其来年冬,上议曰:‘古者先振兵泽旅,然后封禅。’乃遂北巡朔方,勒兵十余万,还祭黄帝冢桥山,释兵须如。……既至甘泉,为且用事泰山,先类祠太一。”《汉书·武帝纪》:“元封元年冬十月,诏曰:‘南越、东瓯咸伏其辜,西蛮北夷颇未辑睦,朕将巡边垂,择兵振旅,躬秉武节,置十二部将军,亲帅师焉。’行自云阳,北历上郡、西河、五原,出长城,北登单于台,至朔方,临北河。勒兵十八万骑,旌旗径千余里,威震匈奴。遣使者告单于曰:‘南越王头已县于汉北阙矣。单于能战,天子自将待边;不能,亟来臣服。何但亡匿幕北寒苦之地为!’匈奴詟焉。还,祠黄帝于桥山,乃归甘泉。”汉武帝“巡边垂,择兵振旅”,“行自云阳,北历上郡”,所谓“至朔方”,“北巡朔方”,都指明汉武帝的车列和大队汉军铁骑曾经来到河套地方。

  还是在这一年,汉武帝竟再一次行历直道,抵达河套地区。《汉书·武帝纪》记载:“行自泰山,复东巡海上,至碣石。自辽西历北边九原,归于甘泉。”也许《史记·蒙恬列传》所见司马迁说“吾适北边,自直道归”,就是指这一次随汉武帝巡行的经历。

  《汉书·匈奴传上》记载,汉昭帝元凤三年(前78),“匈奴三千余骑入五原,略杀数千人,后数万骑南旁塞猎,行攻塞外亭障,略取吏民去。”这是匈奴最后一次冲破长城防线,进入河套地区。

  《艺文类聚》卷六引汉杨雄《并州箴》曰:“雍别朔方,河水悠悠。北辟獯鬻,南界泾流。尽兹朔土,正真幽方。[7]自昔何为,莫敢不来贡,莫敢不来王。[8]周穆遐征[9],犬戎不享。爰藐伊意,侵玩上国。[10]宣王命将,攘之泾北。宗幽罔识,日用爽蹉。既不俎豆,又不干戈。犬戎作难,毙于骊阿。[11]太上曜德,其次曜兵。德兵俱颠,靡不悴荒。牧臣司并,敢告执纲。”所谓“雍别朔方,河水悠悠”,“尽兹朔土,正直幽方”,明确指出了河套地区的地理形势。而所谓“太上曜德,其次曜兵”,则警告地方行政长官应首先明德,其次方可用兵。实际上,历史事实告诉我们,河套地区除了作为汉匈军队长期激烈争夺的主战场之外,又曾经是民族文化之间角逐、较量的主要竞技场,同时也是广阔的经济和文化表演的舞台。

Copyright © 2014 内蒙古河套酒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■ 蒙ICP备12001901号

河套酒业全国客服热线:400-083-29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