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套传奇 首页> 河套文化> 河套传奇>正文

酒与神怪故事

        美酒有两种特殊的属性,即国家特征与国民诉求,前者与民族文化息息相关,传承了一种文明,后者具有强大的亲和力,是人与人在交往中表现出来的一种心理渴求,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,酒因为参与了扑朔迷离的政治斗争而留下了许多故事,因此它的第一特性较为突出。而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,国民诉求最为广泛,也最具现实意义,因此,我们直观的感受是酒的亲和力,有一句俗语说:朋友感情是酒越喝越厚,赌博越赌越薄。关于酒参与的政治角逐离百姓是遥远的,但酒的故事与百姓是贴近的,而且是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。在这里,我们不妨搜集几篇古籍中的酒故事,看看古代文人雅士是如何创作酒故事娱乐的。

  清代《耳食录》中有一则《酒瓮驱鬼》的故事,让我们来欣赏一回:丁乙是位力大如牛、喜欢豪饮的人,为人也颇具胆气,同伴们也都十分崇拜他,认为丁乙的确有一种当将军的豪侠之气。有一次众人在一起喝酒闲聊,其中一位同伴说:“城外有一宅院,因主人遭匪患横死而废弃,近来人人都说闹鬼,谁也不敢去。如果丁大哥敢去住一晚,我们众人集资为你买一坛好酒。”丁乙听说大家愿意为他打个酒赌,心中十分高兴,同时也一贯认为自己胆勇俱备,何惧之有。当时就颇为豪迈地说:“只要大家肯为我买酒,我就不会辜负了大家的希望,我去和鬼魅们会一会,攀谈攀谈。如果我不敢做,你们给我一套女人衣服,我以后就是一个胆小的娘们儿了。”大家齐声说好。丁乙酒壮胆气,自觉无畏,佩剑披衣,前往凶宅夜宿。到了凶宅之中,丁乙点燃蜡烛,找了一张床躺下,渐觉阴风习习,空寂无声,偶有响动,心胆俱裂,方知自己平时所言皆为大话,忘身犯难,不过是酒力壮胆,不觉心里后悔,枕剑待旦。
  约二更时分,忽见西墙内闪出一位素衣妇人,面如白纸,发似乱草,似笑如哭,神思恍惚。少停片刻,这女鬼仿佛嗅到了生人味,左闻右嗅,来到了床前,大喜道:“啊呀,想不到有位美男子在这里等我,真是良宵难得呀!我已经一百年没有和男人温存了,心中欲火,几乎焚身,也无心梳妆,以悦壮士。今天你过来,正是时候,奴家愿意自荐枕席之欢。”丁乙心中恐惧异常,拔剑在手企图吓退鬼魅,岂料早已骨软臂酸,手无杖剑之力,刚一举剑,剑已掉落地下,只得死死抓紧帐幔,不让女鬼入内。女鬼见状笑道:“我只是与你寻欢,何故拔剑动武,把帐幔放开,让我进去,求求你了。”丁乙哪敢松手,唯恐女鬼入内,一言不发,抖成一团。女鬼说了好大一阵儿好话,丁乙一句不听,女鬼终于恼怒,说道:“你不听我的也好,我请我家大王来主婚,今夜非和你入洞房不可,看你能不能硬过我家大王。”说毕从窗户中飘了出去。
  丁乙见女鬼走了,大呼救命,怎奈旷野之中无人应答,想逃却又觉得腿不听使唤,心想若鬼魅再来,必无命矣,环顾左右,见地下有一酒瓮,大可容身。丁乙连忙祈祷说:酒瓮呀酒神,为了你我可是舍身犯难,来到了这里,如今鬼魅害我,你可要保我救我,千万不要让酒国失一战将。如能救我,不枉我喜酒爱酒一场,以后一定多敬酒神。”祈祷完毕,丁乙蹲入酒瓮,恰好酒瓮口有一小洞,可以看到外面,丁乙屏住呼吸,看着外面有何动静。
  不一会儿,只见刚才的女鬼领着一帮小鬼走进屋里,其中有几个小鬼抬着一把交椅,舁着一个头大身短、面目狰狞的大头鬼,看来是鬼大王。鬼大王用手一指,众鬼扑上来翻查床被,见空无一人,又四下翻看,找不到丁乙,于是向鬼大王报告:“大王,看来是逃走了。”正在这时,丁乙吓得上下牙相叩,“得得”有声,女鬼惊喜地说道:“大王,没有逃走,在瓮里。”一个小鬼听说,走上前来就要搜瓮,不料刚到瓮前就无故跌倒在地,碰得口歪眼斜。又有一小鬼再次上前,再次跌倒。众小鬼大惧,都不敢过酒瓮跟前来。鬼大王大怒,跳下交椅,要亲自上来搜瓮,忽然间仿佛有人出掌猛击鬼大王胸前,打得鬼大王连跌几个筋斗,不由哀嚎:“酒神饶命。”群鬼大为震怖,一哄而散。丁乙心知酒神保护自己,心中感激,口不能言,一下昏了过去。
  到了天明,同伴见丁乙还不回来,心中着急,连忙来找丁乙。在凶宅中找了半天,才发现丁乙昏死瓮中,连忙救出,半晌方苏醒。丁乙醒过来后详细讲了昨夜发生的事,大家都惊骇不已,好在丁乙无事,大家置酒为他压惊,丁乙又将酒瓮请回家中供奉,视为神明。
  在清代《萤窗异草》一书中,记载了一则《酒狂》的故事:有一书生名唤梁生,平时十分胆小,而且非常文静,只要喝酒喝多,就会拔剑在手,边舞边歌,一副慷慨壮士之状,以为自己是视死如归的豪侠之士,人称梁生为“酒狂”。有一次,他与朋友一起喝酒,酒酣之时,朋友和他开玩笑说:“你不是刚死了老婆想续弦吗?我听说本地太史之女未出闺阁染病身亡,长得花容月貌,十分漂亮,现在寄棺五圣祠中。每到风清月明之时,这个女孩就会现形,浩叹自己命苦,未能得到如意郎君就夭亡了。你如果有胆量,就去求婚吧,说不定女孩能起死回生,你也可当太史的快婿。”梁生酒已半酣,立刻起身说:“好啊!你敢给我做媒我有什么可怕的,明天我就领上她去你们家答谢你。”说罢,径直走了出去,朋友大笑,因为是信口开河,并未当真。
 却说梁生有酒壮胆,趁着月色踉跄而行。到了五圣祠时,已是半夜时分,恐怕庙祝发觉,从矮墙翻入,仔细寻找一回,见一棺木存于西屋之内,但觉阴风砭骨,寒气森森,不觉打个冷战,酒力退去一半,顿时生胆怯之意,欲退出去。正要退走,忽闻酒香扑鼻,勾逗起梁生的酒意来,闻香细看,原来棺木前置一香案,上摆供品及佳酿一坛。梁生一时忘却害怕,上前打开酒坛,喝了起来。不愧是太史家中的美酒,其味香冽,幽醇绵厚,是梁生前所未曾品尝过之佳酿。梁生不觉又喝多了,登时想起自己来干什么,只觉胆气倍增,走到棺木前以手叩棺说:“梁生不才,正好琴瑟虚空,听说小姐时常出来游玩,感叹未得郎君,愿意出来与我一见吗?”说罢,棺内并无声响,梁生笑道:“人死如灯灭,不过死灰一堆,安得复燃。我何必爱慕人家呢?”正准备返身回家,因酒力不胜,腿软筋酥跌倒在地上爬不起来。恰在此时,忽听棺木中传来娇滴滴的声音:“郎君勿走,承蒙美意,深夜来访,不胜感激,妾来也。”话未说完,棺木嘎然震响,一位女孩已站在梁生身旁,伸手将梁生抱得站了起来。梁生睁眼细看,但见女孩面如黄土,目似黑洞,腮塌牙露,无复人形,握住梁生的手白骨森森,冷侵骨髓。梁生醉中竟然不知避畏,大呼说:“朋友骗我,这哪里是美女,分明是个女鬼,还不敢快退去。”女鬼感到很羞怯,过了一会儿说:“原来你是一位好色之徒,白白喝了我的好酒。”说罢,悠忽不见。梁生顿觉毛骨悚然,冷汗浃背,一路狂奔,跑回家中。从此以后,再也不敢酒后放狂了。
  清代《耳食录》还有一则骷髅嗜酒的故事,读来令人骇然:古代扬州,有一个酒徒,酒后无状,做事甚为荒唐。一日,与朋友酒后郊游,路过一座乱坟岗,见坟岗内有一骷髅。酒徒顿生坏点子,几步走上前去对着骷髅深鞠一躬说:“这位老兄,醉卧荒郊,不知几年几月,想你一定酒渴得很吧,小弟无物以敬,送你一壶美酒哇。”众朋友不知酒徒意欲何为,嘻笑而观。忽见酒徒解衣宽带,将一泡热尿洒入骷髅口中,边洒边问:“此酒味道香浓否?哈哈……”众人见酒徒如此行事尽皆骇然,连忙拉了他就走:“快走快走,不可污辱尸骨。”酒徒仗着酒劲却说:“怕什么,我还想和这位仁兄痛饮三杯了。”话音刚落,只见骷髅噌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,朗声说道:“此话当真?”并伸手抓住了酒徒。众人见状,吓得魂飞魄散,惊兔一般,飞窜而逃。只留下酒徒一人。酒徒果然有胆量,虽然心惊,却故作镇静道:“大丈夫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来,随我去酒楼。”酒徒领着骷髅来到村中一座酒肆,人鬼对饮,酒徒喝一碗,骷髅喝一碗,连饮五碗,只见骷髅喝的酒全部流到了地下,而骷髅却咂着嘴说:“好酒,好酒!”酒徒问:“喝好了吗?”骷髅说:“我自醉死乱坟岗已有一百多年,长久无人祭祀,今日老兄虽然对我不敬,却是仗义之人,我并不见怪,只是刚喝五碗怎能喝好?还得继续喝。上酒!”酒徒见机说出去催酒,赶紧溜之大吉。骷髅久等不见酒徒归来,又呼上酒,酒店内早已空无一人,骷髅十分不悦说:“请人喝酒,半路逃席,真不够意思。”独自提了一坛酒,骂骂咧咧摇摇晃晃回乱坟岗去了。
  在古籍《夷坚支甲》一书中,有一则《精血酒》的故事:郓府东阿人卫师回喜欢饮酒,而且每饮必醉。有一年盛夏之时,与朋友一起投壶聚饮取乐,不多时喝醉就睡下了。在梦中,他梦见缅国入侵,居民四散奔逃,卫师回赶快回家,岂料家中已遭兵寇俘掠,妻儿不知去向。他心中凄苦,无处可寻,游游荡荡,四处漂泊寻找家室。有一天,他忽然遇到了老朋友阎中孚、李亨嘉、王勉夫三人,相互询问了自分别以后的情况,大家都平安无事,尤其令他欣喜的是,他的家人与老朋友们在一起,也无恙。卫师回心中大喜说:“我自遭兵乱,饥寒困厄三年有余,朝不保夕,每次想起过去与朋友们喝酒聚会,痛饮数斗,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乐趣呀!今日老友相逢,再喝一杯大家愿意不愿意?”阎中孚说:“那敢情是太好的事了哇,前面不远数里,有一个酒肆,有一对绝色艳丽的姊妹当垆,我们去那里。”众人赞同,一起来到了酒店,果然如中孚所言。卫师回先喝了一杯,又令丫环添酒。只见小丫环愁容满面,似有满腹苦衷。卫师回不由讽刺说:“卖酒的人见了客人理当喜笑颜开,你为什么如此愁苦呢,难道怕我们不给酒钱吗?”丫环听了卫师回的问话,不禁哭了起来,回答道:“先生有所不知,你们现在饮的酒不是粮食所酿,而是用人的精血所酿。世人居住阳间,糟踏粮食与美酒,暴殄天物,久之而损阴德,死后就榨其骨髓,酿为精血之酒,供鬼娱乐饮用。”卫师回不信,以为丫环说谎。丫环就领了卫师回去酒坊观看,果见作坊内设有石压、酒槽,旁有百十余人裸体而坐,男女杂混,面无人色。两大鬼持戟看守,又用钢叉将裸体男女投入石压下榨汁,血溢横流,惨不忍睹,俄而所流之血髓变为醇香的美酒,香气扑鼻。听到外面的朋友还在饮酒取乐,卫师回不觉恐怖而恶心,惊醒过来,原来是南柯一梦。从此以后,卫师回不再作践粮食与美酒,也不大醉,认为糟踏食物会有恶报。
  在古籍《潇湘录》中有一则酒瓮成精的故事:并州有一位卖酒的酒家,姓姜名修。酒量奇大,喜欢与人赌酒,谁先喝醉,谁付酒账,多年来未逢敌手,姜修很是自负,号称“酒王”。有一天,忽然来了一位客人,身着皂衣乌帽,身材不足三尺,腰围倒有五尺,长相奇特,令人发笑。此人却要求与姜修比酒量。姜修好久没有与人比试了,心中大喜,于是赶快摆好酒席,与客人对饮。客人说:“我平生最大的嗜好就是喝酒,常常遗憾腹内不能喝满,如果能喝满,我就觉得很快乐。喝不满,感觉总像是缺少了什么一样。听说你自称‘酒王’,特来比试一番。”姜修说:“我和你的感觉真是太一样了,真是我的徒弟呀!如果让我能佩服你的酒量,输赢我都出酒钱。来,干杯。”二人用大碗,左一碗又一碗,猛喝起来。从上午一直喝到深夜,酒已喝了三石,客人仍然不醉。姜修大为惊讶,连忙起身说道:“我自喝酒以来,未见有如此海量之人,请问客官姓甚名谁,仙乡何处,究竟能喝多少?”客人笑着答道:“我姓成,名德器。出身于乡野,也无什么特殊身份,只是能喝酒,若喝满喝饱,可饮五石。”姜修十分惊讶,自己不再陪酒,只是为客人服务。到了五石,客人方觉喝多,边唱边跳,十分快乐惬意地说道:“好多年没有这么开心了,承蒙你款待,不胜感谢,我走了。”姜修也不挽留,送到大门外。客人也许真的喝多了,下台阶时,身子一歪倒在了石狮子上,只听“轰然”一声,客人不见了,只见一只黑瓷酒瓮碎成一堆,酒流下一地。原来是酒瓮成精,来与姜修比酒。

  从这些故事我们不难看出,自古以来,人们就赋予美酒种种想象与传奇,对它神奇的功能既敬也畏,说不清酒为什么会令人兴奋,令人发狂,甚至令人才思泉涌,有时还能治疗一些小病,所以酒就有了一种神秘色彩。到今天,这一切都已被科学所破译,但关于酒流传下来的故事,依然值得人们去欣赏与品味。

Copyright © 2014 内蒙古河套酒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■ 蒙ICP备12001901号

河套酒业全国客服热线:400-083-29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