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套传奇 首页> 河套文化> 河套传奇>正文

酒史拾趣

 李向明

中华民族文化源远流长,翻开这漫长的历史画卷,中国酒文化的影子几乎无处不在。作为一种极为平凡的饮品,它渗透到政治、军事、文化、社交、商业以及日常生活的各个领域,成为社会文化难以割舍的一部分。究其功过,不知是上帝赐予的福音,仰或是打开的潘多拉盒子?时至今日,尚无定论,赞誉与贬斥亦难分高下。文海浩瀚,且选几篇与诸君共赏之。
关于酒的最早记载见于《战国策.魏书》:“昔者,帝女令仪狄作酒而美,进之禹,禹钦而甘之,遂疏仪狄,绝旨酒,曰: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”。
禹是中国原始社会部落联盟最后一个首领,也是大夏王朝的奠基者。禹是一位明君,他喝了酿酒史上的第一杯酒,而且非常喜欢。但大禹毕竟是一位智者,他很快认识到了饮酒的坏处,疏远了酒师夷狄,还留下了“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”的惊人论断。
古往今来,因过量饮酒亡其业者、亡其家者、亡其身者不可胜数,而亡其国者亦为数不少。圣人之言不虚,而且很快就应验了。禹的孙子太康执政,整天饮酒为乐,荒废政事,使夏王朝处于动乱一百多年。据《尚书.夏书》载:太康失邦,昆弟五人须于洛汭(rui),作五子之歌。太康尸位以逸豫,滅厥德,黎民咸贰。乃盤逰無度,畋于有洛之表,十旬弗反。有穷后羿因民弗忍,距于河,厥弟五人御其母以従,徯于洛之汭。五子咸怨,述大禹之戒以作歌。
其一曰:皇祖有训,民可近,不可下,民惟邦本,本固邦宁。予视天下愚夫愚妇一能胜予,一人三失,怨岂在明,不见是图。予临兆民,懔乎若朽索之驭六马,为人上者,奈何不敬?    
其二曰:训有之,内作色荒,外作禽荒。甘酒嗜音,峻宇雕墙。有一于此,未或不亡。
其三曰:惟彼陶唐,有此冀方。今失厥道,乱其纪纲,乃厎灭亡。
其四曰:明明我祖,万邦之君。有典有则,贻厥子孙。关石和钧,王府则有。荒坠厥绪,覆宗绝祀!
其五曰:呜呼曷归?予怀之悲。万姓仇予,予将畴依?郁陶乎予心,颜厚有忸怩。弗慎厥德,虽悔可追?
太康恐怕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和过度饮酒有关而失政的君主吧?然而时隔不久,夏王朝的一位高官,完全因饮酒而丢掉了性命。就在太康的儿子仲康执政时期,管理天文和历法的大臣羲和整天饮酒,不理政务,被仲康诛杀。
据《夏书·胤征》载:羲和湎淫,废时乱日,胤往征之,作《胤征》。惟仲康肇位四海,胤侯命掌六师。羲和废厥职,酒荒于厥邑,胤后承王命徂征。告于众曰:“嗟予有众,圣有谟训,明征定保,先王克谨天戒,臣人克有常宪,百官修辅,厥后惟明明,每岁孟春,遒人以木铎徇于路,官师相规,工执艺事以谏,其或不恭,邦有常刑”。“惟时羲和颠覆厥德,沈乱于酒,畔官离次,俶扰天纪,遐弃厥司,乃季秋月朔,辰弗集于房,瞽奏鼓,啬夫驰,庶人走,羲和尸厥官罔闻知,昏迷于天象,以干先王之诛,《政典》曰:‘先时者杀无赦,不及时者杀无赦。’今予以尔有众,奉将天罚。尔众士同力王室,尚弼予钦承天子威命。火炎昆冈,玉石俱焚。天吏逸德,烈于猛火。歼厥渠魁,胁従罔治,旧染污俗,咸与维新。呜呼!威克厥爱,允济;爱克厥威,允罔功。其尔众士懋戒哉”!
这恐怕是中国历史上因饮酒而失职的第一个高官吧?到了大夏王朝的最后一个君主夏桀执政时,沉溺酒色,民怨沸腾,殷商取而代之,禹的预言终于应验了,而且应验在他的子孙身上,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悲剧。
商代,谷物造酒已很普遍,并且饮酒的风气极盛,史书上关于酒文化的记载却很少。不过,从各地出土的大量商代饮酒器、贮酒器来看,古文献中的“酒池肉林”是可信的。商代的高级酒叫“秬鬯”,普通饮用的酒叫“醴”,是一种用蘖(即麦芽,用做酒曲)做的甜酒。据说商王朝的最后一位君主商纣,与夏桀一样,荒淫无道,沉溺酒色,被周武王取而代之。周王朝吸取了夏、商两朝覆灭的教训,对官僚阶层的饮酒作了严格的限制,为此发了圣谕《酒诰》:王若曰:明大命于妹邦。乃穆考文王肇国在西土。厥诰毖庶邦庶士越少正御事,朝夕曰:‘祀兹酒。惟天降命,肇我民,惟元祀。天降威,我民用大乱丧德,亦罔非酒惟行;越小大邦用丧,亦罔非酒惟辜。   
文王诰教小子有正有事:无彝酒。越庶国:饮惟祀,德将无醉。惟曰我民迪小子惟土物爱,厥心臧。聪听祖考之彝训,越小大德。小子惟一妹土,嗣尔股肱,纯其艺黍稷,奔走事厥考厥长。肇牵车牛,远服贾用。孝养厥父母,厥父母庆,自洗腆,致用酒。庶士有正越庶伯君子,其尔典听朕教!尔大克羞耇惟君,尔乃饮食醉饱。丕惟曰尔克永观省,作稽中德,尔尚克羞馈祀。尔乃自介用逸,兹乃允惟王正事之臣。兹亦惟天若元德,永不忘在王家。   
王曰:封,我西土棐徂,邦君御事小子尚克用文王教,不腆于酒,故我至于今,克受殷之命。   
王曰:封,我闻惟曰:‘在昔殷先哲王迪畏天显小民,经德秉哲。自成汤咸至于帝乙,成王畏相惟御事,厥棐有恭,不敢自暇自逸,矧曰其敢崇饮?越在外服,侯甸男卫邦伯,越在内服,百僚庶尹惟亚惟服宗工越百姓里居,罔敢湎于酒。不惟不敢,亦不暇,惟助成王德显越,尹人祗辟。   
我闻亦惟曰:在今后嗣王,酣,身厥命,罔显于民祗,保越怨不易。诞惟厥纵,淫泆于非彝,用燕丧威仪,民罔不衋伤心。惟荒腆于酒,不惟自息乃逸,厥心疾很,不克畏死。辜在商邑,越殷国灭,无罹。弗惟德馨香祀,登闻于天;诞惟民怨,庶群自酒,腥闻在上。故天降丧于殷,罔爱于殷,惟逸。天非虐,惟民自速辜。
王:“封,予不惟若兹多诰。古人有言曰:‘人无于水监,当于民监’。今惟殷坠厥命,我其可不大监抚于时!   
予惟曰:汝劼毖殷献臣、侯、甸、男、卫,矧太史友、内史友、越献臣百宗工,矧惟尔事服休,服采,矧惟若畴,圻父薄违,农夫若保,宏父定辟,矧汝,刚制于酒。
    厥或诰曰:‘群饮。’汝勿佚。尽执拘以归于周,予其杀。又惟殷之迪诸臣惟工,乃湎于酒,勿庸杀之,姑惟教之。有斯明享,乃不用我教辞,惟我一人弗恤弗蠲,乃事时同于杀。   
王曰:封,汝典听朕毖,勿辩乃司民湎于酒。
但是尽管如此,周王朝的官僚们饮酒之风日盛,禁而不止,到周幽王时,更为放纵。于是卫武公作了《宾之初筵》这首诗予以规劝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宾之初筵,左右秩秩,笾豆有楚,殽核维旅。酒既和旨,饮酒孔偕,钟鼓既设,举酬逸逸。大侯既抗,弓矢斯张,射夫既同,献尔发功。发彼有的,以祈尔爵。  
    籥舞笙鼓,乐既和奏,烝衎烈祖,以洽白礼。百礼既至,有壬有林,锡尔纯嘏,子孙其湛。其湛曰乐,各奏尔能,宾载手仇,室人入又。酌彼康爵,以奏尔时。
    宾之初筵,温闻其恭,其未醉止,威仪反反。曰既醉止,威仪幡幡,舍其坐迁,屡舞僊僊。其未醉止,威仪抑抑,曰醉既止,威仪怭怭。是曰既醉,不知其秩。 
    宾既醉止,载号载呶,乱我笾豆,屡舞僛僛。是曰既醉,不知其邮,侧弁其俄,屡舞傞傞。既醉而出,并受其福,醉而不出,是谓伐德。饮酒孔嘉,维其令仪。
    凡此饮酒,或醉或否,既立之监,或佐之史。彼醉不臧,不醉反耻,式勿从谓,无俾大怠。匪言勿言,匪由勿语,由醉之言,俾出童羖。三爵不识,矧敢多又。
这首诗也因此成为第一首提倡文明饮酒的诗。
上行下效,到东周时期,饮酒之风蔓延到民间,酒业也因此兴盛。同时出了一位著名的酿酒师----杜康。杜康是东周时期的人,字仲宁,白水县康家卫(今杜康镇)人,生卒无可考。相传他酿酒采取蒸馏法,其过程大致是:先把粮食作物磨碎,然后发酵,使之成为酒糟,再把含醇的酒糟溶入水中,加热煮沸,造成含醇的蒸馏水,即酒。初制出的酒有糙味,放入地窖醇化三年,取出后清洌甘醇。杜康造酒有文字为证:他邑酒,足滋酒;白之酒独医病。故饮之终日,而无沉湎之患;服之终身而得气血之和。邻里百里许,多沽酒于白。先泽之遗,本地独得其身,至今遗址槽沿存,此其明验也。
到春秋战国时期,造酒已十分普遍,酒肆遍布街市。我国第一面酒旗在宋国酒店挑出。史载:“宋有沽酒者,升概甚平,遇客甚谨,为酒甚美,悬帜甚高”。这四个“甚”构成了我国酒家几千年来独有的经营模式,而富有文化品位的酒旗,特别醒目,这是我国酒家有旗的最早纪录,标志着我国营酒行业走向成熟。此时期各诸侯王饮酒更无节制,齐威王尤为甚之,大臣淳于髡多次讽谏。史载:淳于髡者,齐之赘婿也。长不满七尺,滑稽多辩,数使诸侯,未尝屈辱。齐威王之时喜隐,好为淫乐长夜之饮,沈湎不治,委政卿大夫。百官荒乱,诸侯并侵,国且危亡,在於旦暮,左右莫敢谏。淳于髡说之以隐曰:“国中有大鸟,止王之庭,三年不蜚又不鸣,不知此鸟何也?”王曰:“此鸟不飞则已,一飞冲天;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”於是乃朝诸县令长七十二人,赏一人,诛一人,奋兵而出。诸侯振惊,皆还齐侵地。威行三十六年。语在田完世家中。
威王八年,楚大发兵加齐。齐王使淳于髡之赵请救兵,赍金百斤,车马十驷。淳于髡仰天大笑,冠缨索绝。王曰:“先生少之乎?”髡曰:“何敢!”王曰:“笑岂有说乎?”髡曰:“今者臣从东方来,见道傍有禳田者,操一豚蹄,酒一盂,祝曰:‘瓯窭满篝,污邪满车,五谷蕃熟,穰穰满家。’臣见其所持者狭而所欲者奢,故笑之。”於是齐威王乃益赍黄金千溢,白璧十双,车马百驷。髡辞而行,至赵。赵王与之精兵十万,革车千乘。楚闻之,夜引兵而去。
  威王大说,置酒後宫,召髡赐之酒。问曰:“先生能饮几何而醉”?对曰:“臣饮一斗亦醉,一石亦醉” 。威王曰:“先生饮一斗而醉,恶能饮一石哉!其说可得闻乎”?髡曰:“赐酒大王之前,执法在傍,御史在後,髡恐惧俯伏而饮,不过一斗径醉矣。若亲有严客,髡韝鞠鯱,待酒於前,时赐馀沥,奉觞上寿,数起,饮不过二斗径醉矣。若朋友交游,久不相见,卒然相睹,欢然道故,私情相语,饮可五六斗径醉矣。若乃州闾之会,男女杂坐,行酒稽留,六博投壶,相引为曹,握手无罚,目眙不禁,前有堕珥,後有遗簪,髡窃乐此,饮可八斗而醉二参。日暮酒阑,合尊促坐,男女同席,履舄交错,杯盘狼藉,堂上烛灭,主人留髡而送客,罗襦襟解,微闻芗泽,当此之时,髡心最欢,能饮一石。故曰酒极则乱,乐极则悲;万事尽然,言不可极,极之而衰” 。以讽谏焉。齐王曰:“善”。乃罢长夜之饮,以髡为诸侯主客。宗室置酒,髡尝在侧。淳于髡可谓深知酒之弊端者也。
汉王朝的开国皇帝刘邦本是一嗜酒无赖,风云之变而君临天下。《史记.郦生列传》载:郦食其欲见沛公,有人劝他说“未可以儒生说也”。郦食其遭到刘邦的拒绝后,嗔目案剑曰:“吾高阳酒徒,非儒人也。”刘邦闻之后,立即改变了态度说:“为我谢之,言我以天下为事,未暇见儒人也”。在这个马上皇帝的心目中,高阳酒徒是当用之人。纵观刘邦一生,不但嗜酒,而且善饮,善饮者不是海量,而是善于利用酒,所饮恰到好处。随刘邦打天下的谋臣武将实不乏饮者。可谓“酒中气豪胆亦豪”。这些酒徒大多是下层人士,由此可见,酒在战国后期已有“大众品牌”。
酒文化介入政治斗争由来已久,其中汉初朱虚侯刘章颇值得一提。刘邦死后,吕后专权,吕氏子弟相继策封为王,诸吕封侯者,更遍布朝野。刘章当时封朱虚侯,在宫中任宿卫。刘章身为刘邦之后,对吕氏擅权早就心忿难平,终于在吕后举办的一次酒宴上,借酒发难,舞剑高歌,慷慨赋诗,向吕氏王权挑战。据史载:高后令朱虚侯刘章为酒吏。章自请曰:“臣,将种也,请得以军法行酒”。高后曰:“可”。酒酣,章进饮歌舞。已而曰:“请为太后言耕田歌”。高后儿子畜之,笑曰:“顾而父知田耳。若生而为王子,安知田乎”?章曰:“臣知之”。太后曰:“试为我言田”。章曰:“深耕穊种,立苗欲疏;非其种者,锄而去之。”太后默然。顷之,诸吕有一人醉,亡酒。章追,拔剑斩之,而还报曰:“有亡酒一人,臣谨行法斩之”。太后左右皆大惊。业已许其军法,无以罪也……。体现了刘章智勇双全,不畏强暴的英雄气概,传为千古佳话。  
 “酒家”一词出现在汉代,西汉司马相如与卓文君开设了一家夫妻酒店,相如涤器,文君当垆,打破了“文不经商,士不理财”的旧观念。“垆”,是古代酒家中用泥土堆积起来,用以安放酒瓮的土台子,犹如后世所用的柜台,“当垆”就是站柜台招呼客人。这种酒家建筑结构形式和这种女性当垆服务形式,同酒旗一样,成为中国特色的传统酒家经营模式,一直延续了两千年。呜呼!酒店站台小姐之始祖非桌文君莫属矣,当应设位而祭之!
汉末之酒业,分枝日繁,已经有了很多品牌。一代枭雄曹操的“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”之名句,使杜康酒名闻天下,经久不衰。
晋王朝的酒业更加发达,出现了许多大型的酒坊和著名的造酒师。据《搜神记·千日酒》载,晋人狄希造出了一种酒,可令人一醉千日。其曰:
狄希,中山人也,能造千日酒,饮之千日醉。时有州人姓刘,名玄石,好饮酒,往求之。希曰:“我酒发来未定,不敢饮君”。石曰:“纵未熟,且与一杯,得否?”。希闻此语,不免饮之。复索之:“美哉!可更与之”。希曰:“且归,别日当来。只此一杯,可眠千日也”。石即别,似有怍色。至家,醉死。家人不之疑,哭而葬之。
经三年,希曰:“玄石必应酒醒,宜往问之”。既往石家,语曰:“石在家否” ?家人皆怪之,曰“玄石亡来,服已阕矣”。希惊曰:“酒之美矣,而致醉眠千日。今合醒矣”。乃命家人,凿冢破棺看之,冢上汗气彻天,遂命发冢。方见石开目张口,引声而言曰:“快哉,醉我也”!因问希曰:“尔作何物也,令我一杯大醉,今日方醒?日高几许矣”?墓上人皆笑之,被石酒气冲入鼻中,亦各醉卧三月。世传“杜康造酒醉刘伶”之故事即本此也。
故事近于荒诞,反应了晋代造酒的水平更胜前朝一筹,也出了许多著名的酒徒,如刘伶、阮籍之辈。《晋书·阮籍传》载阮籍:“不修人事……常步行,以百钱挂杖头,至酒店,便独酣畅,虽当世富贵,而不肯顾”。“邻家少妇有美色,当垆沽酒,籍尝诣饮醉,便卧其侧,籍既不自嫌,其夫察之,亦不疑也。”阮籍闻步军校署藏有好酒,即谋求出任了步兵校,故后世人称之为“阮步兵”。尝驾车出游,信马所至,无路则放声痛哭而归。
阮籍的好友刘伶之嗜酒尤为甚之,每饮必醉,命从者带着锄头,一旦醉死,随时埋葬。其有为自己嗜酒辩解的短文一篇,名为《酒德颂》:有大人先生,以天地为朝,万期为须臾,日月为户牅,八荒为庭衢。行无辙迹,居无室庐,幕天席地,纵意所如。此则操卮执觚,动作挈榼提壶,惟酒是务,焉知其余。有贵介出,缙绅处事,闻吾风声,议其所以。乃奋袂攘襟,怒目切齿,陈说礼法,是非锋起。先生于是方捧一承槽,衔杯漱醪,奋髯箕踞,枕一籍糟,无思无虑,其乐陶陶,兀然而醉,忧尔而醒。静听不闻雷霆之声,熟视不睹泰山之形,不觉寒暑之切肌,利一之感情。俯视万物,扰扰焉若江海之载浮萍。二豪待侧焉,如蜾赢之于螟蛉。
实可谓文如其人,人如其文,世人谓刘伶为酒狂、酒傲,言之不虚也,亦有奇文一篇为证,据《刘伶病酒》载,刘伶病酒渴甚,从妇求酒。妇捐酒毁器,涕泣谏曰:“君饮太过,非摄生之道,必宜断之。”伶曰:“甚善。我不能自禁,唯当祝鬼神自誓断之耳。便可具酒肉。”妇曰:“敬闻命。”供酒肉于神前,请伶祝誓。伶跪而祝曰:“天生刘伶,以酒为命,一饮一斛,五斗解酲。妇人之言,慎不可听。”便引肉进酒,隗然已醉矣。
两晋南北朝时代,人们因贪成鄙,蔚为风气,最突出的就是一些帝王,放下万岁之尊,乐意效仿贩卒事业,把宫廷变成酒市。北酤酒业也毫不示弱,如后魏时代的洛阳城西,有延酤、治觞二里,单是看这两个地名,就可以推知酒业繁荣之状;《洛阳伽蓝记》卷四载“里成之人多以酝酒为业”,可见酒业之盛及酒消费量之大。
北魏时期,酒业更盛。《水经注》载:(河水)又过蒲坂县西。《地理志》曰:县,故蒲也。王莽更名蒲城。应劭曰:秦始皇东巡,见有长坂,故加坂也。孟康曰:晋文公以赂秦,秦人还蒲与魏,魏人喜曰:蒲反矣!故曰蒲反也。薛瓉汪曰:《秦世家》以垣为蒲反,然则本非蒲也,皇甫谧曰:舜所都也。或言蒲坂,或言平阳及潘者也。今城中有舜庙。魏秦州刺史治。太和迁都,罢州,置河东郡。郡多流杂,谓之徙民。民有姓刘名堕者,宿擅工酿,采挹河流,酝成芳酎,悬食同枯枝之年,排与桑落之辰,故酒得其名矣。然香醑之色,清白若潃浆焉。别调氛氲,不与佗(音:ta)同。兰薰麝越,自成馨逸。方土之贡选,最佳酌矣。自王公庶民,牵拂相召者,每云:索郎有顾,思同旅语。索郎,反语为桑落也。更为集征之隽句,中书之英谈。
注:1.反:此处意同“返”,即归还的意思。2.坂:指山坡。3.太和:北魏孝文帝元宏年号,公元477—499年。4.宿:意思同“素”,意即“素来、一向”的意思。宿擅工酿:一向擅长于酿酒。5.芳酎(zhòu):芳香的美酒。酎:重酿的醇酒。6. 悬食同枯枝之年:即悬绳制曲,在十月桑落初冻之时。7. 排与桑落之辰:在桑叶凋落时加水开酿。8.醑:美酒。9.潃:淘米水。水带白色,似疑为今淘大米后的浆水。10.佗:音tā,意同他或它。11.馨逸:高雅的芳馨。12.方土之贡选:选为地方的贡品土产。13.索郎:刘堕酿的酒叫“桑落酒”,人们把“桑落”二字的韵音互易,呼之以“索郎”。把去喝酒称作“索郎有顾”,带有戏言和避免直言饮酒的双重意思。
郦道元是北魏的官员,自然对国内的情况比较熟悉,其在注中所记述的蒲坂县酒业之盛况应该是属实的,北魏山西蒲坂县这样一个小小的州县,酿酒业就如此繁盛,而全国的造酒业之发达可见一斑,到后来,桑落酒亦为酒之名牌。
隋文帝统一了中原,但他的儿子也像商纣王一样,在酒色之乡中丢掉了性命。唐王朝使酒业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时期,文人墨客无酒不谈诗文。李白号称“酒中仙”,成也缘于酒,败也缘于酒。诗圣杜甫,亦嗜酒如命,常使酒骂座,让他的好友严武难以忍耐。
宋王朝的酒业并未因战乱而衰落,许多爱国之士无缘报效疆场,只好借酒打发日子。其中要数抗金名将辛弃疾,他在一曲《沁园春》(原题注:将止酒、戒酒杯使勿近)中抒发了自己报国无门的苦闷,可谓奇文:
杯汝来前,老子今朝 ,点检形骸。甚长年抱渴,咽如焦釜,于今喜睡,气似奔雷。汝说刘伶,古今达者,醉后何妨死便埋。浑如此,叹汝于知已,真少恩哉。  更凭歌舞为媒 。算合作平居鸩毒猜。况怨无大小,生于所爱,物无美恶,过则为灾。与汝成言,勿留亟退,吾力犹能肆汝杯。杯再拜,道麾之即去,招则须来。

观止矣,一部酒业兴盛史,孕育了多少曲折离奇的故事,岂能一览无余!然观其利弊,以酒而成大事者实乃凤毛麟角,虽有曹操青梅煮酒论英雄、关羽温酒斩华雄、李白斗酒诗百篇、赵匡胤杯酒释兵权等诸般美谈,而酒之害深矣,诸君宜慎用之

Copyright © 2014 内蒙古河套酒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■ 蒙ICP备12001901号

河套酒业全国客服热线:400-083-2999